1.  
                       
                      網站首頁 >> 建筑評論 >> 文章內容

                      評論:中國“文化掠奪”現象何時休

                      [日期:2016-01-16]   閱讀:1720次[字體: ]

                      質疑一:“中華文化標志城”真的能代替中國文化?

                        城市的文化是靠城市長時間的發展后,經過歷史時間的積累才逐漸沉淀形成的,它與城市的歷史及市民的生活習慣、文化素養密不可分。
                      如果將一座城市比喻為一本書,那么它的每一個時代都留下自己走過的足跡。我們不能抹煞過去的章節,注入新功能與生命力的同時,我們也必須尊重過去。每一個時代符號都不簡單,都應該有他存留的價值。只有這樣的城市,才是有品位、有文化內涵的城市。
                      在歐洲,一座小城就可能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因為他們的每一個建筑,甚至每一片磚、每一塊石都經過歷史的積累,而充滿了濃郁的歷史印記和文化氣息,人們無法刻意的去規劃、設計創造文化。
                      中國作家馮驥才先生對此事件說:沒有哪個城市可以成為中國文化的標志,在我看來就是北京都不足以成為中國文化標志之城。誰都沒有足夠的權威來命名“中華文化標志城”。
                      讓我們細細翻開中國悠久的五千年文明,洛陽、西安、長安、南京、燕京等城市都曾因為時代的更迭而成為當時的時代京都。它們都曾在歷史上積淀了足夠可以展現中華文化的基因,都應該有充足的理由給自己帶了某些文化榮譽的光環,假如濟寧可以成功修建中華文化標志城。
                      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文化名城是人為刻意規劃的,它們都會經歷時間的洗禮而逐漸成長。正是因為洗禮的經歷,它們才值得稱為中國的文化組成部分。
                      大家都知道,倫敦是個擁有好幾個層面歷史文化的城市,所以這個城市的歷史很豐富而且多樣,讓人們有一種想要生活其中的感覺,但是你應該明白,這些多層次的歷史不是設計師一次設計的,他是整個城市在歷史過程中不斷醞釀的,每個城市都擁有自己的文化和歷史,不管這種文化是過去的還是現代的,它們都擁有自己的意義,我們都應該去尊重它們,只有這樣,才能逐漸形成這個城市自身的文化。

                      質疑二:“中華文化標志城”是民意體現,還是權利建筑的“集結號”?

                      當一個社會愈發的先進,它的社會體系就會愈發合理。而市民參與則是其中很好的展示。
                      當中華文化標志城公布后,人們才逐漸了解到濟寧要花巨資興建一個這么能展示中華文化的場所,才知道這個建筑群將耗資300億人民幣,人們不禁要問,為什么這么大的工程只有當很多專家、媒體反對時,人們才知道事件的真實歷程。這說明我們的公眾參與及政府公開能力存在著缺陷。
                      美國波士頓大開挖項目是美國本土耗時最長的項目,因為它將改變很多人的生活習慣,所以,這個工程是否修建,人民有很大的話語權。“因為修建高架橋,大片社區被迫拆遷,這導致了激烈爭議。”麻省理工大學城市規劃系榮譽退休教授李燦輝在接受某媒體采訪上時表示,“爭議也促進了城市規劃中的公眾參與。”
                      “公眾參與是美國近50年來城市規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同時,它還是現代城市決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李燦輝說,“要讓城市里居住的人感覺到,他們和這個城市是一體的。”
                      中華文化標志城是否征求過民意,是否征集過大家的建議?難道有了專家的建議就可以忽視人民的主觀意志嗎?這是完全錯誤的,因為該項目建成后,影響最深遠的不是專家,而是普通市民。
                      1940年6月,當希特勒攻占了巴黎后,他興致勃勃的來到巴黎榮軍院的臺階上,他身穿一件白色的長風衣,其他人則全身上下黑色著裝,他們大部分都是希特勒的高級將領,但沖著希特勒說話的幾個人,不是他的軍隊要領,而是當時意大利著名的建筑師施配爾、蓋斯勒和雕刻家布雷克,這個被稱為20世紀最令人難忘的畫面記錄的就是希特勒想在他征服的巴黎留下什么,結果很明顯,他是想用建筑來征服巴黎,因為建筑有時候可以被稱為“國家”的代名詞。
                      有人說,建筑是一種權利的雄辯術,因為建筑與權利之間存在著不可分割的聯系,這是因為建筑,尤其是大型紀念性公共建筑,無不取決于并不充足的社會物質資源和人力資源的掌握和分配。這些建筑象征著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種文化或一個時代,也反映了一個權利做出的政治判斷。當權利被一代代繼承、更替,而建筑則往往會成為了城市的風景,永恒地訴說著權利。
                      中華文化標志城又何嘗不是一次新的權利建筑的“集結號”呢?

                      質疑三:“中華文化標志城”真的能吸引大量游客?

                      雖然建設中華文化標志城是在以宏揚文化的名義為目的,但經濟因素同樣是其中足夠重要的。
                      “歐洲人來到中國,特別想去的地方不是那些標著幾個‘A’的景點,而是那些能夠體現中國地域特色的景觀,比如市井生活、中國古文化遺址真跡。因為那些所謂的風景區都是千篇一律,根本沒有什么吸引力,而那些地域特色的景觀才能真正讓我們感受到中國尋常的、具有生活氣息的文化。”德國漢諾威大學景觀與建筑設計學院安琪·斯托克曼教授如此告戒我們。
                      但是我們國人則對爭建旅游景點、文化景點樂此不疲,其實大家應該明白,真正好的吸引國外游人的景點往往是大自然的杰作,正如《紐約時報》記者西蒙·溫徹斯特先生在游覽張家界武陵源世界地質公園后所發出的感嘆:“她就像中國的長城一樣偉大”,因為他已完全被這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杰作所深深吸引。而人為建設的世紀城、歡樂谷、海上世界等大型人為建設的游樂景點最終會趨于冷清。
                      這也正如前幾天,英國通過市民投票選舉出“世界十大最令人失望景點”一樣,法國的埃菲爾鐵塔評選為榜首,這說明人類已經開始理性看待景觀、看待文化。而我們,則將埃菲爾鐵塔視為自己的“目標”盲目崇拜,近日,就有消息報道,河南某城將建造世界上最高的鋼結構電視鐵塔來作為自己城市的標志性景觀,我們不希望在這方面也貼上“Made In China”的標簽。

                      請用合理的方式表達對中國文化的尊敬

                      就在中華文化標志城鬧的沸沸揚揚之際,3月14日,蘭州晨報報道甘肅省華亭縣計劃投資3480萬元,修建“秦皇祭天第一壇”,力爭形成與北京天壇、山東泰山齊名的“中國祭天三壇”,而甘肅永靖縣也將投資3000萬元在太極島建設西北地區規模最大的孔子文化教育研究中心,真的令人苦笑不得。
                      無論是高郵耗銅2200噸建99米堯帝青銅像、云南元謀花巨資擬建170米高東方人類祭祖壇,還是河南興建的巨龍事件,亦或是圓明新園、中華文化標志城事件、修金瓶梅遺址、爭“夜郎”遺址、孔子標準照、炎黃二帝巨像事件,經過認真的研究后會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因素——“文化印記”,但同時也顯示了另外的一個相同點——城市建設者的“文化掠奪”心理。
                      很無奈的看到中國的文化在被某些決策者不合理的利用,雖然這些事件表達了決策者對中國文化的重視,但請你們采用正確的方式。其實,一個國家的先進與發達,并不僅僅在于你能造多么多的文化,而是在于能否將自己的傳統文化保護好,使其發揚光大。大凡對自己傳統文化越重視的民族,這個民族就越是充滿自信的民族!同樣,一個國家的落后與貧窮,也不僅僅體現在某一時期經濟發展的遲緩和物質的匱乏上,而在于歷史遺產與傳統文化的合理保護與利用上。 

                      魯ICP備18041512號-1Copyright © 2024 山東新泰億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新泰市沈家莊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山東高美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五月激情四射THeAV_免费毛片在线_日韩欧美一级片_亚洲天堂无码在线